OA办公

网站首页 / 走进黄山 / 黄山五胜 / 名人

溥仪一行在黄山
浏览次数:1753  作者: 王国银  信息来源: 黄山管委会  发布时间:2017-03-04

  1964年4月2日,黄山迎来一批特殊的客人,他们是中国末代皇帝溥仪及国民党战犯特赦人员一行。

  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之后,全国经济迅速恢复,社会形势趋于平稳。此时,溥仪及国民党战犯经过十多年的改造,思想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为了让这些特殊人群进一步了解解放后祖国大好河山及发展变化情况,中共中央决定组织第一至第四批部分特赦人员参观南方有关省市及其风景区。经周恩来总理亲自过问,这次安排参观人员有:

溥  仪(清末代皇帝、伪满皇帝)

溥  杰 (溥仪弟弟)

杜聿明(国民党东北保安长官司令部中将司令,徐州“剿总”中将副司令)

宋希濂(国民党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中将主任)

沈  醉(国民党保密局云南站少将站长)

罗厉戎(国民党第3军中将军长)

李以劻(国民党第5军中将副军长兼独立第5师师长)

杜建时(国民党天津市市长)

郑庭笈(国民党第49军中将军长)

周振强(浙西师管区中将司令兼金华城防指挥)

董益三 (国民党第15绥靖区司令部二处少将处长)

杨伯涛(国民党第18军少将军长)

范汉杰(国民党东北“剿总”中将副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

廖耀湘(国民党第9兵团中将司令)

王子衡(伪满滨江省省长)

贾毓芝(国民党第43军少将副军长兼迫击炮师师长)

许长林(国民党77军少将副军长)

王耀武(国民党第二绥靖区中将司令兼山东省政府主席)

康  泽(国民党第15绥靖区中将司令)

         以上19人,加上他们的夫人共34人(沈醉、范汉杰、廖耀湘、许长林没有带夫人)。后因身体原因,王耀武、康泽及其夫人没有全程参加。这些人特赦后绝大多数都任命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少数人任命为北京市政协文史专员。为了组织好此次参观考察,特意安排了全国政协常委陈此生和全国政协秘书处副处长连以农及冯廷雄、宁静、常声宏(记者)、宋秉钧(记者)4名工作人员全程陪同。  

 

 (图为:1964年4月3日溥仪(后排中)夫妇与参观团在黄山)

 

    这次安排参观了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南、湖北和上海6省1市,行程1.2万里,参观了23个工厂、4个人民公社、10个水电站、1所大学、1个天文台,还包括南京中山陵、玄武湖,无锡太湖、锡惠公园、梅园、蠡园、鼋头渚,苏州留园、西园、狮子林、拙政园、虎丘,杭州西湖,新安江,安徽黄山,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井冈山,长沙岳麓山,韶山,武汉东湖等风景名胜。参观时间从3月10日开始到4月29日结束。其中4月2日从杭州到达黄山,6日离开黄山返回杭州。

    黄山管理处接到安徽省接待通知之后,高度重视,作了精心安排和准备。首先,做好保密和安保工作。采取外松内紧的办法,对外作为一般旅行团队来安排,对内确定以省公安厅两名科长为主,黄山公安局及参与接待同志密切掌握情况,随时处置各种变化。其次,做好设施维护工作。日夜改造抢修温泉澡池,安装浴缸,整理茶社地基,进行卫生大扫除。第三,做好食宿安排工作。将正在召开全省统战工作会议代表住的黄山宾馆二楼全部腾出,准备了21个房间,并对其内部设施作出调整安排,增购了相应餐饮物资。

    4月2日上午,特赦人员一行31人,加上陪同人员6人,7时5分从杭州西湖坐汽车,下午1时45分到歙县,在徽州旅社午餐、休息。5时50分到黄山,住进黄山宾馆。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戴戟、李云鹤特地从合肥赶来迎接。晚餐后看了两部电影,一部是1962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黄山风光片《黄山似画》,另一部是戏剧片《朝阳沟》。

  3日上午早餐后8时集合,听取黄山管理处副处长杨兴礼介绍情况。杨兴礼先介绍了黄山的风景,后介绍了解放前后黄山建设发展对比情况。特赦人员听了介绍后非常想一睹为快,大家跃跃欲试,争着要上山参观。因当天上午下雨,天气不够好,本来没有计划安排大家上山,一些准备工作也还未完全就绪。但考虑到他们的愿望非常强烈,经商议,同意雨停后就登山。鉴于特赦人员包括他们的夫人身体状况不同,特别是其中还有一些年纪较大、体力较弱的状况,黄山管理处与接待陪同领导商量决定,将这些人分成两组:第一组身体状况好的16人登山,全程游览;第二组身体状况不够好的15人在温泉附近游览,或登玉屏楼后返回。安排好之后,9点左右就开始行动。 

上世纪60年代前期的黄山宾馆是游客留影的好地方

(图为:上世纪60年代前期的黄山宾馆是游客留影的好地方)

    第一组登山人员的安排是,由杨兴礼陪同,经半山寺到玉屏楼住宿,次日再到北海,住北海宾馆,5日下山,经云谷寺回黄山宾馆。由于临时行动,出发后不久就发现,虽然准备了食品点心,但忘记带了,中午肯定赶不到玉屏楼吃中餐,只好立即安排人员返回去取;抽烟的人又发现香烟落在房间没带,只好相互调剂使用。因风雨比较大,从黄山宾馆至玉屏楼全程都被云雾所笼罩,能见度不高,因此当天没看到什么风光。很多人中途便回宾馆了。4日大雾稍退,能见度尚可,远途可以看到一些景观。沈醉等3人和2名家属及3名工作人员,按计划到达北海,晚上住在北海宾馆。虽然很累,但沈醉等人兴致很高,沈醉还向北海宾馆服务员说:“你看过小说《红岩》吗?里面的那个严醉就是我”。还宣扬说:“我的枪法好,有一次打靶,我三枪都打中靶心,戴笠却没打中。我还能双手开枪,还打过老虎”。5日经云谷寺、苦竹溪下山,回到黄山宾馆。回来之后,其他人称呼沈醉等几人是爬山“尖兵”,这些“尖兵”带着吹嘘的口吻,向大家介绍所见风景。沈醉这次游览之后,对黄山影响非常深,之后又于1988年再次来黄山游览,这是后话。

  第二组人员开始就有些家属没有登山。启程后不久又有人陆续回来。到了立马桥时已近中午时分,这时一阵风、一阵雨,以很多人的体力,爬到玉屏楼最快也要到下午4-5点,不少人雄心锐减。董益三及许长林夫妇、郑庭笈夫妇、周振强夫妇、罗厉戎夫妇还没到半山寺就决定下山回宾馆。据溥仪日记记载及李淑贤回忆,溥仪参加第二组,爬到了迎客松前摄影留念后再下山的。杜聿明登上玉屏楼时,立即被绮丽绝妙的自然风光尤其是奇特的峰林地貌所吸引,激动地感叹:“黄山真是奇松怪石,名不虚传,雄伟壮观啊”!有人劝他早点回黄山宾馆,他的妻子也感到走不动了,劝他不要去北海,他说:“我一定要去,毛主席他老人家化了很多代价,叫我到东南一带参观游览,现在黄山这样好,如果不上去,对不起他老人家,拼我这条老命也要去玩一下”。最后医生量了血压后告诫,“血压高,不能去,身体要紧”。他才没有去。

640.webp.jpg

 

1988年沈醉再访黄山受到接待

(图为:1988年沈醉再访黄山受到接待)

由于4日山下仍然下雨,没有去北海的人就在黄山宾馆附近活动。他们参观了丹井、三叠泉、药臼、虎头岩、百丈泉等景点,晚上看了一部表现11个少数民族向1959年国庆节献礼的歌舞片《百凤朝阳》。

  5日,特赦人员继续在黄山宾馆附近,或散步观景,或在温泉洗澡,或绘画创作,或听取情况介绍、参加合影留念。几个家属还在房间里开了一个小型游艺会,每个人都唱一首歌。溥仪喜欢爬山,在周边转悠,但也不敢多爬,回到宾馆休息一会儿,又换上游泳裤,到温泉游泳池去玩水。

  在此期间也发生了一些趣事。由于黄山在接待这批特赦人员时,全省统战会议正在召开之中,相比之下,接待特赦人员更加重要。为此,一些更好资源就让给了溥仪一行。事先虽然说严格做好保密工作,但同在黄山宾馆,参加全省统战会议的代表还是知道了内情。当他们看到特赦人员房间里增设了沙发时,就有人发牢骚、讲怪话:“革命的还不如反革命的”。有些特赦人员在前面走,后面就有参加会议的人指手划脚、讲三道四,说这是谁谁,曾干过什么事情等等。有的甚至会都不参加了,尾随特赦人员看热闹,特别想争着一睹“皇帝”风采。其中有一位参会代表见到溥仪还三呼“万岁”,并作出三拜九叩动作,使溥仪等人感到非常尴尬。为此,溥仪、杜聿明告状给全国政协陪同人员和省统战部部长,反映黄山管理处保密工作不当,将他们的名字泄露出去了。

  5日下午5点多,在黄山宾馆三楼会议室集中召开了一个会议,李云鹤介绍了安徽省情况及今昔对比情况,并请大家提意见。省委统战部部长洪沛在合肥开会后乘飞机也赶到黄山,会见了溥仪等人,参加了会议。会后,安徽省政协副主席戴戟主持晚宴,招待特赦人员。接着又看了电影《中国杂技》。

(图为:溥仪的《祖国江南参观感想》手稿)

  在这几天里,溥仪一行之间及与工作人员之间也有所交流,在最后一次会议上,也谈了不少感想和体会。有些人每天都写日记,记录当天的所见所闻和自己的感受。

  溥仪一行对党的宽大政策非常感动。溥仪说:“我做皇帝的时候,是在一个小圈子里活动(说时用手比划一下),处处受监视,现在我是真正得到解放”。 杜聿明在半山寺说:“我的家乡陕西米脂县,既出美女(貂蝉),又出英雄(李自成),到这代出了我这一个大坏蛋”。还说,“淮海战役我是罪魁之一,我的腰子割掉了一个,要不是共产党给我治,我早就死了”。罗厉戎说:“我平时因高血压,是不大喜欢喝酒的,这次到黄山来,得到这样的照顾,我很高兴,所以我放量畅饮”。李以劻说:“我1939年到过黄山,当时我来时,温泉是几个石头围起来洗的澡,当时的最好的只是两个鸡蛋一碗面,现在大大不同了”。溥杰在与黄山有关同志交谈时说:“想不到我这个罪该万死的魁首还有今天的幸运,能够到祖国的大好河山来观赏风光,各地对我们热情招待和照顾,特别是到黄山,使我很感动,党的恩情太伟大,现在我不但对国家对人民没有贡献,党还给我优厚的待遇,我每月都伸手向党要钱,真是自愧无地”。他一边说,一边眼含热泪,确实是发自内心。沈醉说:“我到上海时,认为我的双手沾满了上海人民的血,这次到上海,如果上海人民把我捆起来,千刀万剐,我也没意见,因为我的罪行实在是太大了”。又说:“我到南京看了戴笠的坟墓,我还以为像他这种罪大恶极的人坟墓早就被搞掉了,想不到他还是好好地睡在那里。他睡在阴间也应该感谢共产党”。

  溥仪一行对黄山的美丽景观也是赞不绝口。溥杰的妻子爱新觉罗.浩说:“我过去在日本看到的中国山水画,总以为是画家凭空想象的,这次经过黄山之行,才相信中国国画笔墨是真实的”。这次没有登山的人员,听到上山下来的人的宣传都可惜自己没有上去,感到非常遗憾。杜聿明表示这次没有看够,下次还要再来。

  溥仪一行对黄山的开发建设也提出了一些参考意见。有的认为公路要继续修建,应该修通到云谷寺的公路;有的认为慈光寺地方好,是大有可为的地方。李以劻说:“慈光寺要是建设起来就太好了,这个地方很清静,比在河边的黄山宾馆还要好”。他还建议说:“黄山有庙,但和尚少,应该增加一些和尚”。沈醉说:“自然风景还需人工培育,如果现有的公路都建成柏油马路,那就是好上加好、美上加美了”。他又建议说:“这些路口上的里程碑、亭子等建筑物要刻上年份,标明历史记载,解放后的建筑要列出一栏表,以便游客有一个全面了解、观之一目了然。还应该搞一些有黄山风景的明信片等,以便让游客买回去作纪念”。廖耀湘建议说:“游泳池内应该搞淋浴室,淋浴后在游泳”。

(图为:上世纪60年代前期温泉地区全景)

  从工作人员观察来看,虽然说我党的政策已经非常宽大,但他们还是有怀疑和恐惧心理的。杜建时一直沉默寡言,很少说话,当他听到介绍风景时记录很认真、很带劲,在听到解放前后情况介绍时,就有些不以为然,精神不振,表情难看,耷拉着脑袋。沈醉在酒会前,谨慎小心地对杜聿明说:“酒不能多喝,喝多了会找麻烦的”。李以劻看到徽州专署公安处的牌子,便向服务员打听说:“董处长是公安处处长吧”?其实,徽州专署公安处牌子下面还有几个字——黄山公安分局,他没在意;董干不是公安处的,而是黄山管理处的副处长。范汉杰看到一位办事员身强体壮,以为是特意安排应急的,他试探性地问道:“你当过兵吗?”这位服务员如实回答:“没有,我从学校毕业后就在宾馆工作”。

    溥仪一行对黄山的接待非常满意。为了表达对黄山热情接待的感激之情,4月5日傍晚,他们准备为黄山写一封全体人员签名的感谢信。感谢信由董益三的妻子宋伯兰起草,溥杰执笔书写。感谢信写好后,考虑到溥仪过去是皇帝,知名度和影响力最大,大家一致推荐溥仪第一个签名,溥仪不愿意,结果推来推去,耽搁好长时间。最后溥仪说:“没有事我就回房间去了”。这时,杜聿明只好说,“大家都不先签名,我来签,前面留一个空位置给他”。杜聿明在空了一个位置的地方先签了名。后来溥仪签名时说:“要我签名,我要先看看内容”。当时站在旁边的周振强说:“你签在最前面”。溥仪立即回答:“为什么叫我签在最前面?现在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了,为什么非要我签在最前面,你答复我!” 周振强只好说:“我答复不了,是大家的意见”。结果溥仪还是签在后面了。

  这批特赦人员出发前,周恩来总理交代,“要设法把他们的这批人的精神搞得舒展一点”。在江苏、上海、浙江等地参观时,没有做到,但在黄山,他们兴高采烈,兴致很高,精神得到放松,真正活跃起来了,让他们参观的目的也达到了。

    6日,溥仪一行早餐后,7时30分出发离开黄山,午时在临安县昌化招待所中餐,晚上5时35分抵杭州,住杭州饭店。(原载于2016年第6期《江淮文史》)

上一条: 朱镕基

黄山风景区管委会主办版权所有 皖ICP备05002294号
电话:0559-5580327 Email:huangshangov@163.com 访问量:
建议使用:1280*720以上分辨率,IE8.0以上版本浏览器

服务导向

服务导向

咨询热线

电子商务热线:
400-8899808

在线咨询 网上投诉 游客满意度调查